雷雨|两个多小时的《红鬃烈马》没看够——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张凯等主演《红鬃烈马》观感

2023-08-13 20:15来源:京剧艺术网阅读量:3146


 
  2023年8月11日晚,在北京吉祥大戏院观看了北京京剧院优秀青年演员张凯等主演的《红鬃烈马》,激动兴奋的心绪难平,连夜赶写这篇稿子,感到不吐不快。
 《红鬃烈马》是京剧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骨子老戏。惟其如此,才越发难演。稍有差池就会被看出来;不卖力、不精彩,肯定难过关。
  此次,张凯等的演出难得满座,且从头“火”到尾,实属难能可贵。
  这次的《红鬃烈马》,包括“武家坡”“银空山”“大登殿”三折。其中的“武家坡”“大登殿”尤其经典,常以折子戏形式单独演出。
  作为马派演员,张凯擅长唱念做表全面技能,甚至“打”的功夫也相当过硬(张凯主演过武生重头戏《战宛城》)。而这出戏的主角薛平贵,似乎以唱功见长。事实有力地证明:张凯的唱功同样出类拔萃。
  作为主角的薛平贵,由张凯一以贯之。女主角王宝钏分别由沙菲、郑潇饰演,代战公主由侯美、朱虹先后出演。
  行话说“男怕西皮女怕二黄”,西皮唱腔旋律色调明朗华丽、高亢尖锐,跳进音程较多,整体音区偏高。旦角演员因生理嗓音条件,演唱西皮唱腔游刃有余,而老生则比较吃力。恰恰这三折戏,薛平贵的唱腔全是西皮。尤以“武家坡”最为繁重。
 《红鬃烈马》难演,“武家坡”,则称得上难上加难。即使比较同样生旦出演的《四郎探母》“坐宫”,“武家坡”还是更难些。一是服装,“坐宫”华美靓丽,“武家坡”简朴、甚至寒酸。二是布景,前者大块牡丹屏风,大红桌椅披,凸显雍容华贵;后者则空空如也,即使后半场进了寒窑,也是极简朴的一桌二椅。三是唱腔,杨四郎与薛平贵同样繁重,然薛平贵的高腔似更多些。
  这样的戏,极考验演员功力;要抓住观众,唯有凭真功夫。曾看过多位演员的“武家坡”,说实话,不少人的表演有些“温”“懈”“散”,稍显拖沓、冗长,让观众难以打起精神。
  此次张凯的表演则让人欣喜振奋,开场第一句、闷帘导板“一马离了西凉界”,响遏行云,穿云裂帛,先声夺人,一个“炸窝好”一下子把观众的精神头提起来了。后边的唱,字字珠玑、句句钻心,把观众拿捏得死死的。之后,与沙菲的对唱,从原板到快板,咬得紧、较得劲,你来我往,旗鼓相当,观众大呼过瘾,掌声、叫好声此伏彼起。之后的导板“八月十五月光明”,快板“好一个贞洁王宝钏”, 散板“二月二日龙发显”等,一浪高过一浪,一个好跟着一个好。真地把个“温”戏唱“火”了、唱活了,从而也把观众唱“疯”了。
  可能出于对侧重唱功的补充,中间的“银空山”主要展示代战公主与高嗣继的“做”与“打”,侯美与王玉玺的表现都不错。
  写文章讲究“虎头豹尾”,演戏也应如此。“武家坡”火爆开头,“大登殿”就应热烈收场。实际上,这个收场远非“热烈”所能形容;如果说前边的戏“火”,此时就是火上浇油、火上加火了。
  与“武家坡”的简衣素服相比,“大登殿”堪称花团锦簇。这最后一折戏的剧情跌宕起伏,唱腔优美动听,人物众多,高潮迭起,精彩不断。再加上王葳给力的鼓、汪佳颖出色的弦儿,一折纯以唱功为主的戏,火爆到如此程度,实在少有。
  与开场的“一马离了西凉界”如出一辙,迎接这折开头的闷帘导板“龙凤阁内把衣换”,同样落个“满堂彩”。接下来,薛平贵出场的第二句“薛平贵也有今日天”,可说是“楼上楼”,好上加好,观众的巴掌都要拍红了。后边,王允、王宝钏、魏虎、代战公主、王夫人依次出场,高潮也一个接着一个,精彩接连呈现,完美体现了“一棵菜”精神。
  王宝钏的二六板“讲什么节孝两双全”,王宝钏与代战公主的“十三咳”,王夫人的散板“来在午门下车辇”;乃至王允、魏虎的无奈谑唱、马达、江海的地道京白等,无不至臻至美、悦耳动听,犹锦上添花、春色满园。而薛平贵最后的两句散板“内侍与孤把班散,养老宫中去问安”绝非“豹尾”所能溢美,其腔要高有高、要宽有宽、要厚有厚、要味儿有味儿,堪称全剧唱腔的完美制高点。难怪观众的欢呼声经久不息,不顾夜静更深,也不管是否赶得上返家末班车,直至张凯不得不加唱了一段《春秋笔》流水板方才作罢。这台以青年演员为主的演出活力四射、满台生辉,完美收官。
  还要说明一点,由于有坚实的武功根基,张凯的身上格外顺溜耐看,这样文武全才的演员实属难得。再加上其敏而好学、勤奋刻苦,前程不可限量。
  看了多次《红鬃烈马》,不得不说,此次张凯等演出的具有马派风格的版本最简洁明快、顺畅自然,让观众不嫌长、没看够。
2023年8月12日
作者为原河北医科大学报副编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