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杰|刘琪好苗苗——看刘琪的京剧《白毛女》

2023-08-03 15:53来源:京剧艺术网阅读量:2865


 
   
 假如我是京剧旦角演员,让我主演《白毛女》饰喜儿,我肯定“压力山大”,也可能会推掉这个难得的角色。因为这出戏几乎被所有人熟知,王昆、郭兰英等名角的同名歌剧,田华电影明星的同名影片都在那摆着呢,还曾经发生过战士用枪瞄准扮演黄世仁的演员,准备扣板机时被人拦住的深度入戏的“惊魂”场面。1958年首排这出戏时,李少春、袁世海、叶盛兰、杜近芳等强大阵容令人羡慕,演出后轰动全国。后来第二代演员复排和录制音配像作品时,也是名家荟萃。65年过去了,老戏迷的心中还印记着杜近芳先生饰演的喜儿形象。现在要复排这出压箱子底的戏,撂在哪个演员的身上,都会有压力。
    当然,我不是演员,我是一个老年观众,我喜欢这出有创意的戏,也特别希望青年演员把它传承下来,成为剧院铁定的保留剧目。为此,我“二刷”了国家京剧院二团优秀青年旦角演员刘琪主演的《白毛女》,我感觉她好似没有任何压力,很到位又带着自信与松弛的情态,圆满地完成了演出,并且得到了老中青三代观众的称道。
    我称刘琪为优秀青年演员,是因为她从曾经饰演过的杨贵妃、虞姬等古代美女“跳”到出演一位苦大仇深的现代女性的差异之大,表演程式的转化之大,人物性格的变化之大,均对年轻演员是个考验。头一次看刘琪的喜儿,我把自己“封”为考官,打分之人,我不把她与杜近芳先生相比,不用模子去“套”,我要看刘琪是否把一位年轻貌美的农民女子喜儿的喜、悲、受辱、逃生、挣扎、求生、复仇、雪冤的曲折情感历程演绎完满,把这出戏的“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主题演出来,送入观众心中。我给刘琪打98分,没给满分,因为满分不利于鼓励演员。
    第一场喜儿出场时的欢快场景,告诉人们再穷也要过个年,对爹爹的期盼,从红头绳带来的小小惊喜至百听不厌的父女对唱,刘琪的表演带人进入过年的气氛,然而从喜到突如其来的亲人被恶霸地主逼死,自己又被抢去为奴,这段表演是第一个考验,幸喜的是刘琪经住了考验,面部表情、眼神充满了悲伤。其后在地主家的忍辱苟活,又是一个表演方式。刘琪在出逃途中的身段表演,我十分欣赏。虽然刘琪在《别姬》中的舞剑很棒很美,在传统戏中梅派青衣的身段也很漂亮,但这时的喜儿是急匆匆的,慌乱中想到投河假死,一系列舞动之后,甩鞋引入暗处,逃过一劫。唱念做表舞,舞在这里出了彩。接下去的白毛仙姑出现,又给了演员充分的用武之地,唱得淋漓尽致,尽显报仇之心。庙中遇黄、穆仇人的追打表演,是舞,是做与表,又带“武”,剧中人的情感如火山喷浆灰而爆发,令观者大快人心,比后边枪毙二贼还痛快,可见演员在此下了大功夫。
    喜儿在这出戏中戏份很重,情感变化特别大,真是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青春少女经历那么多坎坷、苦难,从人到“鬼”——白毛仙姑,又回到人间,这里的表演行当我看到了花旦、花衫,还有一些新颖的技巧,对演员的功力、体力都是个考验。我没看过之前刘琪主演现代戏,但得知现在一些青年人也许是调侃,也许是无知,说杨白劳欠债就要还,天经地义。有人说嫁给富人黄世仁多好哇!这当中抹去了封建社会恶霸地主与狗腿子的劣行。虽然戏曲不是政治课,但要把这出由真人真事改编的戏演出让人怜爱,让人心痛,让人解气的火候,很是不易。我佩服前辈歌剧、京剧、电影演员的艺术功力,也欣赏后来芭蕾舞演员分派两个人演喜儿、白毛女,并感叹一人演到底的高水平。这出戏的艺术水准很高,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早就看中了,早于我们将其跳上了芭蕾舞台,而且多次到中国来演,受到从周恩来总理到广大观众的热情欢迎。小刘琪接手《白毛女》一炮打红,央视戏曲频道很快录制播放,就是明证。这出戏要比她演《宇宙锋》《白蛇传》等传统剧目要累,但也是一种开拓,是一种学习提高。杜近芳先生的戏吸引人,是她多年的积累、刻苦用功而为,不只是挑梁当主角,就是演林娘子的配角也出彩。这回刘琪与另几位青年演员配合得很好,父女情深,仇人相对等情节很是到位。想起院里的前辈武戏名家同名的刘琪,也是和杜先生等大角儿一样,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她从原来剧院所在的北池子到北海公园练晨功,一路上挥动把子就开练,惹得上班路上的行人很惊奇,又很赞叹,认为戏曲演员只有功夫硬,才能赢得戏迷的爱戴,名家为青年演员作出了表率。
    希望刘琪抓住年轻时光,在剧院大熔炉中多学多练,尽可能多演出。小刘琪是一株好苗苗,是一只响鼓,好苗苗需要阳光雨露培育,响鼓也要重锤。好苗苗会开出鲜美之花,响鼓会发出振兴国粹之音,努力吧!刘琪!
标签: 京剧 刘杰 刘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