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子茹:京剧是奢侈的艺术

2023-04-21 12:33来源:京剧艺术网阅读量:3303


 
 
对于京剧观众而言,郑子茹的名字遥远而又亲近。她曾红极一时,又遁影江湖;曾负笈欧陆,又百变重归;至今随性而动,若隐若现,留待人们猜测、误解、惊叹、重逢。
随着参演自由体戏剧《谭鑫培1902-1908,在中法两国间穿梭的郑子茹又一次回归视线,引发关注。
 
壹、疑惑与寻找
 
《红白寓言》系列剧照
 
生于北京的郑子茹1972年考入中国戏曲学院,主攻老旦。年少的她赶上了特殊年代向规律教学的复归。“踢腿压腿、刀枪剑戟、武术体操、钢琴伴奏,我们班是世界级的全能培养”,郑子茹至今自觉幸运。然而,面对日复一日的《钓金龟》、《遇皇后》,生性叛逆的她渐生疑惑:唱念做打舞,手眼身法步,全能的京剧技艺怎么偏偏跟老旦不沾边?世上的成熟女性千姿百态,难道只有寡妇老妪这一种模式?
 
京剧《对花枪》郑子茹饰演姜桂芝
1979年毕业进入学院实验剧团的郑子茹,以学院保留剧目《杨门女将》中的佘太君一角一炮打响。时任校长史若虚惊叹道:“咱们学校出了个小老旦!”这个融入抓袖、背身、上马等身段技艺的老旦角色,让她有了不同以往的新感受。加上自身的小嗓基础和武戏功底,已成为剧团领衔主演的郑子茹再也不甘心只演传统老旦戏。
 
京剧《野猪林》郑子茹饰演林冲
《对花枪》是郑子茹真正意义上的首创成名作。在借鉴豫剧《对花枪》的基础上,杨润清、奎生、关雅浓等名师为郑子茹量身打造了姜桂芝这一文武并重、四功兼备的新角色,遂成为京剧老旦行当划时代的里程碑。“唱腔一拿到,我的心就酥了”。对此爱不释手的郑子茹只用一周便拿下唱腔,不到一个半月即完成首演。练功、吊嗓、打出手、磨唱腔,郑子茹披星戴月,几近疯魔;繁难的武戏,吃重的唱腔,郑子茹奔赴梦想,乐在其中。
《对花枪》的空前盛况带给了郑子茹等身的荣誉,也让她实现了对老旦行当的重新诠释。在她心目中,行当追根溯源应为人物服务;角色应充分调动程式手段,而不必拘泥于行当;多维度地看待、理解、思考行当,才不至陷入误区。“我可以演贾宝玉”,自信的郑子茹如是说。
 
贰、挣脱与重塑
 
现代舞《流星》
 
“叛逆”是郑子茹对自己性格的描述,也是她非常人生轨迹的注脚。适逢八十年代的多元文艺思潮,挣脱束缚、自由呼吸的心声在她胸中回荡。“只干剧团这点事,终日重复几段唱,精神太不充实,人生太不满足。”肩负双肩背,脚蹬旅游鞋,头顶新发型,跟随摇滚歌手在长城烽火台做行为艺术,陪伴天才影星追寻超凡脱俗的电影理想,频频跨界参加各种前卫戏剧的创作演出,天马行空,随心而行,仿佛让郑子茹找到了精神的共鸣,找到了全新的活法。
 
现代戏剧《舅舅的梦》郑子茹饰玛丽亚    1991年北京工人体育馆
1986年调入中国京剧院后,“不安分”的郑子茹愈发难以适从。在两次外地演出遭遇不公后,她渐生离去之心。在1991年主演《目莲救母》获得首届文华表演奖后,郑子茹终于暂别了京剧舞台。“越活越看清自己的内心,越活越不需旁人的理解”,郑子茹如此解释自己当年的不辞而别。
 
《红白寓言》系列剧照
 
1993年,受著名现代舞导演弗朗索瓦·拉菲诺之邀,怀揣寻找共鸣之愿的郑子茹负笈法国。在法期间,她学习了现代舞的编导与表演,探索了“舞台空间的反思”、“舞台艺术形式的可能性”等主题。除在法国国际现代舞导演培训中心、巴黎玻璃园舞蹈培训中心等处学习外,她还多次参加阿丽亚娜·穆奴氏柯茵、尤索夫·纳稚、丹尼尔·拉赫尤等著名戏剧导演和舞蹈家开办的工作坊和交流活动。“身体打开了,脑筋点亮了,通了几道大门,开了几层眼界,精神上特别满足。”郑子茹如此庆幸当年的选择。
 
《红白寓言》系列剧照
 
1998年,历经法国和日本学习实践的郑子茹回到北京,开始在新的维度上重塑理想。她自导自演京剧《圣女贞德》,通过法国题材的京剧创作继续对文武老旦的艺术实验;创作现代舞台剧《谁能饶得了谁》、《红白寓言·梦一》、《红白寓言·梦二》,以京剧为母体探索动作与舞蹈的可能性;为上海歌剧院导演大型歌剧《咏·别》;与法国SPREZATULA剧团合作导演舞台剧《音域》;导演大型商业魔幻剧《西游记》;为天津人艺导演法国剧作家加缪的《误会》;以即兴表演的方式创作京剧环境视听互动《梦境恍如》、《梦絮》、《梦旅》;参加阿维尼翁艺术节、蒙彼利埃春天国际戏剧节、中法之春艺术节、北京国际现代艺术节、吉隆坡艺术中心现代艺术节等著名艺术活动……
 
《红白寓言》系列剧照
 
在诸多作品中,郑子茹运用自身的多元艺术背景,尝试在京昆、话剧、现代舞、歌剧、日本古典戏剧、即兴表演、行为艺术、蒙太奇剪辑等形式的同台交互中,完成古典艺术与当代艺术的融合实验。她通过时空穿越、交错叙事、即兴演出、形式跨界等手段,尝试刺激与印象,关注情绪与态度,实现观众的自我分析、自我回馈和深层共鸣。
回顾当年的出走与回归,郑子茹淡然以对:“有得有失,得到太多;心灵满足,无法代替。”她坦言愧对京剧观众的期待和母校老师的培养,但认为在某种意义上,她从另一个维度宣传着京剧,认知着京剧,探索着京剧,守候着京剧。
 
叁、期许与守望
 
《红白寓言》系列剧照
 
对于即将参演的自由体戏剧《谭鑫培1902-1908》,郑子茹感谢机缘,心怀期许。来对缅怀大师深感荣幸,二来对母校创作义不容辞,三来对慈禧角色兴趣浓厚。因此,一经王永庆导演诚邀,郑子茹便欣然应允。
 
面对慈禧角色,历来从人物出发的郑子茹做足了功课。在观摩和查阅了博物馆的肖像画、画册里的老照片、各国学者的研究文献和相关人士的回忆录后,她逐渐寻找到了慈禧彼时应有的状态:“她并非普通大妈,而是将作为皇太后的姿色和仪容保持到了生命尽头。”郑子茹认为,历史人物有其各自的超越与局限,应放到历史的处境中去分析:她杀害谭嗣同却重用李鸿章,痛恨维新之人却做了维新之事;她热爱生活,坚持保养,甚至传言拥有一个年轻的英国情人;她在意帝国形象,不甘封闭恶名,主动与美国总统交换照片;她权力至上、欲望无止,性格分裂、喜怒无常……
 
《红白寓言》系列剧照
 
在表演样式上,郑子茹希望破除“拿腔拿调”的京剧式念白,采用更多的自然主义表达,在凝重、浑厚的质感中体现人物性格的分裂性,从而避免表面和浮夸。面对谭鑫培时,则通过语气的变化体现一个女人对男明星的偏爱和心疼,同时保持其素有的美丽、矜持、富贵、奢华。
 
传统与当代,东方与西方,重复与创造,约束与自由。作为一个非典型的京剧人,郑子茹在疑惑、寻找、挣脱、重塑、期许、守望中,体验着独特的生命存在,留落着非凡的人生轨迹。
 
与法国著名导演努诗金及法国阿维尼翁艺术节创始人之一保罗·皮欧
 
 
与法国著名时尚设计师皮尔卡丹
 
与法国“太阳剧社”演员合影
 
 
“京剧是奢侈的艺术”,郑子茹如此总结。所谓“奢侈”,在于它需要团队协作、众星捧月,从而负载了太多的人情世故。不羁的灵魂,难求的共鸣,不免孤独,不免疲惫。然而,“当给我一个空间和平台时,我会做自己想做之事。”不辞而别的郑子茹其实从未走远,她正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守护心中的净土,守望精神的自由。
(文/静一)
 
剧目名称
《谭鑫培1902-1908》
演出时间
2023年5月5日至5月7日
每晚19:30分
演出地点
民族文化宫大剧院
购票电话:13956945403
或点击下方二维码长按识别购票
 
 
 
 
标签: 京剧 郑子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