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海|福建京剧院《白蛇传》、《红鬃烈马》之新——“福见好戏(北京行)”有感!

2023-03-27 13:14来源:京剧艺术网阅读量:3528


 
        福建京剧院的“福见好戏(北京行)”自3月20日上演《锁麟囊》起,21日《碧玉簪》、22日《折子戏专场》、23日《白蛇传》、24日《红鬃烈马》、26日与27日《林祥谦》。在长安大戏院连演七天,可以说观者如云,大获成功!
        由著名程派传人、国家一级演员、第26届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孙劲梅院长率领,或说以她为“领衔主演”的福建京剧院,为程派带来了一股新风,也轰动了京城观众。
        笔者就此次所演《白蛇传》和《红鬃烈马》为例,谈一下该院“守正创新”的“新”,到底“新”在哪里?
        孙劲梅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首先是她天生的嗓音条件带来的浓浓程派味儿,京剧“角儿的艺术”在她身上充分体现。“程派”以幽咽婉转,如泣如诉,细腻深沉……为特色。近几十年来,程派传人继承也呈现百花齐放,孙劲梅是一位功底扎实、技术优异的程派名家。
        她嗓音醇厚,这种厚,以宽为特征,令人想起“响遏行云”。孙劲梅另一个特征是嗓子亮,虽说梅、尚、荀各派都有亮,但相对比较,程派唱腔深沉、幽咽成分多,这印象是真实的。但程派传人也不缺亮,张火丁、迟小秋、李佩红等均有“亮”,而孙劲梅的亮依然与她们有所不同,她的“亮”是近“梅派”的亮,带着娇嗔,又有“张”(君秋)派的宽。
        长安大戏院一二层观众如云,人人都能够感受到这种震人心灵的宽、亮。孙劲梅谢幕后,观众久久不肯离去,要求“再来一段”声音此起彼落。不只是她的身段技巧,主要是欲罢不能的“程腔味儿”。
        程派是一个大派,有与梅派相比规模的观众,这是程派魅力所致,而传人各有继承与发展,这其中,成绩优秀突出堪为领军的,笔者以为孙劲梅当是其一。
        非常同意孙劲梅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观点:“……从角色出发,学流派而不拘泥于流派。演角色、演人物,不是演流派、演行当。”
        她又说,这次上演的几出戏都是恩师张曼玲所教,这次“北京行”也是致敬仙逝不久的恩师!从事艺术要清醒,要一辈子清醒。要审视这个艺术,敬畏流派。艺术要有一个高标准的方向,去努力追求。3月23日的《白蛇传》中有三个白蛇,《断桥》和《合钵》两折由孙劲梅饰演白素贞,这两折充分体现了她“演人物”的观念。《断桥》中,白娘子心痛多于伤痛,在唱腔上呈现出一种从心底发出的怨怒,与爱恋交织,能听到孙劲梅发音的颤抖,这种带着深刻情感的嗓音,造成的气场,超越了一般的程派唱法和流派理念。
       《合钵》中,原有田汉先生为赵派(燕侠)写的一段徽调“亲儿的脸吻儿的腮,点点珠泪洒下来”。孙劲梅变换了唱词与板式,充分发挥程派唱腔低回婉转又富有力度的优势,深刻表现出白素贞此时身处爱恨交织、孤苦无助的情境。第一句反二黄散板“小娇儿忽一笑三春花韵”。“小娇儿”三字,“小”字缓速低起,“娇”字前高后低、“儿”字前低后高,母子骨肉分离之痛一下就感染了观众。“忽一笑”三字,“忽一”两字紧过,“一”字后面使了个低短腔,“笑”字接着拔高,观众仿佛也感受到惨然中小婴儿的天然一笑。结尾“三春花韵”四字,“三春花”三个连着的平声字,并不好唱。孙劲梅这里“三”字高起,“春”字接过后,从高音陡然下滑增加了一个低回腔,“花”字复起,既照应前面小婴儿的“笑”如三春,又使三个连续阴平字声腔长短、高低不一,旋律得到起伏。最后一个去声“韵”字,声音嘎然而下,刚欲升起的一点温馨荡然消散,无助、伤心之感使人欲哭无泪。随后接唱“见儿笑更令我断肠烧心”,后半段转入低沉凄婉的反二黄慢板。这是一“新”的唱腔处理方式,源自于京剧作曲家万瑞兴先生的巧妙设计,使“赵派”和“程派”泾渭分明。
        在《武家坡》中,孙劲梅饰王宝钏。她的道白咬字,更与嗓音唱腔融合一体,又在程腔一统下,字亮,清晰入耳,程派味儿不减。《断桥》、《大登殿》也都有精彩的对白,“似程非程”表现出孙劲梅自己的特色,给人一种崭新的感觉。《白蛇传》和《红鬃烈马》两出大戏并非程派本戏,“四大名旦”都演,是“骨子老戏”,孙劲梅演得很精彩,非常不易。
        福建京剧院的另一“新”,是在折子戏选取上的新颖,等于老戏唱“新”。《白蛇传》保留了《游湖》、《盗草》、《水斗》、《断桥》、《合钵》,最有新意的是《盗草》和《水斗》演成了非常精彩的折子戏。
        一般的京剧院团,对《水斗》以“过场戏”处理,法海与白蛇对白和唱很少,水斗的武打处理,只是“武打形式”而已。福建京剧院大大扩展了《水斗》武打,《白蛇传》由唱工戏变成了文武兼重的大戏。这有历史原因。福建京剧院历史悠久,建院已七十五年。当年大武生李盛斌作为剧院灵魂,便以武戏见长。如今年轻人居多,平均三十岁左右,在这一代青年演员中,依然继承了这个“重武功”的传统。该团排演了《伐子都》、《真假美猴王》以及这次带来的《十八罗汉收大鹏》等戏。
        令人高兴的是上述开打戏,特色鲜明,难度大。如《盗草》、《水斗》中,刀马旦、武旦郑钰(饰白素贞)在盗了仙草后,从两张桌子高以“台蛮”翻下,如花朵直坠。在《水斗》中她又有踢枪、劈叉等动作,显示了一个优秀刀马旦、武旦演员的风采。郑钰师承孙明珠、刘秀荣、王玉玲、叶红珠……是一颗闪亮上升新星。
        另一位青年演员刘泳渤,工青衣、刀马旦。论青衣,在《游湖》中有上乘表演,她扮相靓丽,嗓音条件极好颇有张派(君秋)风格,而道白又有荀派味儿娇嗔而可爱,这也是一颗闪闪亮星。
        刘泳渤在《银空山》饰代战公主,这出《银空山》一般京剧院团在演《红鬃烈马》时以“过场”戏处理,而福建省京剧院,则作为“重点折子戏”处理。从戏剧结构角度而论,前有《武家坡》后有《大登殿》(这两场以唱工见长),中间插武场戏是内涵又丰富的《银空山》,这是一种文武戏平衡,对观众听觉而言又是一种调和剂。
        这里不由想起一件梨园往事。据俞振飞先生回忆,上世纪二十年代后期至三十年代,程砚秋组班“鸣和社”的数年里,每逢演出《贺后骂殿》,总在前面加演一出《琴挑》,中间插上一出京剧武戏。这样冷热调剂,极为恰当。这次福建京剧院晋京演出,折子戏安排上和九十多年前程大师的剧目安排方式意外相似,莫非冥冥中自有因缘。
        福建京剧院在全本戏的折子构架上,也是下了功夫的。《白蛇传》根据福建京剧院特点,突出《游湖》、《水斗》、《断桥》、精减了《合钵》中梳妆等,不演《祭塔》。《毁塔》也只三四分钟,最后配以与《游湖》同样的牌子,做为全场音乐结构的呼应。《红鬃烈马》不演《彩楼配》、《别窑》、《探窑》、《算粮》,而大演《银空山》,使老戏编排上出了新意。
        福建京剧院的乐队也是非常优秀的,司鼓王永琦,京胡马金龙、马照琛,都是国家一级演奏员。京胡拉出了幽深、沉稳,还拉出清脆、明朗的特色。
        福建京剧院新人不胜枚举。本次演出的大武生李哲演出《林冲夜奔》和《十八罗汉收大鹏》的金翅大鹏。老生张萌是国家一级演员,在《银空山》中饰薛平贵,他这次将拜北京京剧院马派传人朱强为师并行拜师仪式。张派青衣张美超,演出了《状元媒》。另外老旦张召君宗李(金泉)派,在《李逵探母》中饰李母,在《大登殿》中饰王夫人。她嗓音高亮而李派味儿浓,虽然只有十几句唱,却得到满场观众的喝彩。
        刘小龙工铜锤、架子,在《白蛇传》中饰法海非常成功。花旦李海宁在《大登殿》中饰代战公主,嗓音清亮,京白纯正。这些演员年龄都不大,正是艺术青春激扬澎湃的时候,这又是福建京剧院一“新”。而笔者以为,这最后一“新”更为难得、更为宝贵,福建京剧院也将因此前程似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