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杰|忆起老吉祥戏院

2022-10-05 19:16来源:京剧艺术网阅读量:1089


 
        1993年10月4日,是京城及津冀等地戏迷、曲艺迷难忘又难过的日子:这是这家有87年历史的老戏园子的告别演出日,之后它将消失。戏迷难忘的吉祥戏院啊!
        这天下午,不到五点钟,金鱼胡同四通八达的路口,就出现了许多人举着钱等票的场景。到临近开演时,更是门前车水马龙,人头攒动。之前买到票的,并不十分兴奋,反倒有几分惆怅。等退票的,口里不住的见人就问:“有富余票吗?”口干舌燥也不停下,但极少有人收获。开演以后,门口儿还有几十人在转悠。那时节,智能手机未普及,只有不多的戏迷自带相机,互相拍照留念。
        尽管有近百位政协委员、文化界人士呼吁保留这家老戏园子,但仍然挡不住一个“拆”字,因此从当年10月1号起,前三天安排了中国戏曲学院青年人的折子戏演出,戏码儿十分过硬,有文有武。10月4号晚,由中国曲艺家协会、天津市曲艺团和吉祥戏院,联合举办了京韵大鼓专场,那阵容、曲目,可以说是空前绝后了。不妨从一张小小的折页戏单上抄录如下:
        孟岩——吕布谢冠、王莉——遣晴雯、王哲——大西厢、姚世泉——战长沙、张秋萍——赵云截江、赵学义——探晴雯、刘春爱——剑阁闻铃、骆玉笙——丑末寅初,舞台监督张志宽。演出时盛况空前,使人久久难忘。每段曲目都有返场,观众掌声、叫好声连绵不断。
        骆玉笙先生当时是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她的出场引发了掌声雷动,长时间不息。一张嘴,“丑末寅初------”马上获得热烈的掌声,每一段落都收获喝彩声不断。返场演唱时,又是一片难以想像出来的热情场景。谢幕时,演员、弦师与观众情感融为一片,全场起立鼓掌叫好,有人大喊”骆老!吉祥!”散场时有几位叹息:“明天以后就进不了吉祥的门了。”
        吉祥戏院曾有众多名家在此献艺,给戏迷留下了很深的印迹。它在文革中被迫改名为“东风剧场”。1972年夏,文艺演出稍有恢复,曾有北京市曲艺团演出一台名为“革命曲艺”的说唱节目:有刘司昌的山东快书《扎伊打虎》,这是《武松打虎》的翻版;赵振铎,赵世忠的相声《学徒》,但这段子没有“攒底包袱”,只是“使活”的用一句“誓做革命接班人”收场,被人称为“对口词”。那年头儿,能看上样板儿戏之外的演出就烧高香了。1974年北京市职工业余文艺汇演,在这里举行,相声、歌舞等都很受欢迎。
        改革开放后。吉祥戏院恢复了院名,几乎每天晚上都有演出节目,还开下午场。每天早上八点前,就有人来排队买票。您一开口,窗口就放一张观众欲买票场次的纸质座位图,您选好了座位,售票员就用红铅笔勾掉,然后收钱、撕票,给观众充分的选票自由。这后来,演变为用电脑显示座位图的方式。
        吉祥戏院不仅有名角演出,也请小剧团来。湖北省松滋县京剧团名不见经传,可是戏码很硬,《徐策跑城》、《伐子都》,大轴是杨志芳的《别宫祭江》,让京城观众过了一把瘾。毕竟京城大剧团还没唱这几出呢。江苏名角黄孝慈的《红菱艳》让京城齐声夸赞。大角儿孙毓敏请人改编的《翠屏山》,引来了戏迷排队买票。可惜只演了一场就被叫停,幸亏录下音来,后被弟子许翠以音配像的形式复原。孙先生剧中的梆子唱的实在够味儿,后人继承起来很难。现在,原本的《翠屏山》也可以上演了。之后,还有外地小剧团的歌舞节目在此演出,这块园地真是百花齐放。
        在电影比较热门的时期,吉祥戏院与广和剧场、西单剧场、老长安戏院等处,作为“兼映影院”(即非专职放映电影的场所)白天放映电影,多为二轮影片,最后一场为下午三点,而后准备晚上的演出。好在那时没有什么大制作、巨型布景装置,时间不冲突。
        有时白天场也让给外地演员使用,山东京剧院杨(宝森)派老生李军,年轻时在吉祥戏院演了一场请名家欣赏的折子戏,后来被上海京剧院选中调入,成为当家老生,早已蜚声菊坛。有时,下午场还安排戏校学生演出,票价亲民。
        这时期很少排早场了,但每周四上午,均为北京市电影公司电影专场,放映两部尚未公映的中外影片,供各影院经理、宣发人员提前欣赏,好选择排映,凭证入场。北京市职工影评组成员可以观看,看后提交影评。
        说不尽的老吉祥戏院,说没就没了。有道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28年后,新吉祥戏院,在原址附近开业了,至今已一周岁,这是好事多磨的结果。一位在老吉祥看过几百场戏的戏迷感叹道:“1993年我不到60岁。28年后,我80多了,去新吉祥不方便了。我们把日本鬼子打跑了,用了14年;建一个新吉祥却用了28年。长了点儿,不少戏戏迷已经见不着了!”话是糙点儿,但这是戏迷的心里话。
        在城圈儿里建剧场太难了。现在近便点的大剧场,只有国家大剧院、梅兰芳大戏院、长安大戏院、民族宫礼堂、天桥剧场,这不多的几处。广和、中和、人民剧场等老戏园子还在那儿趴着呢。大部分新剧场在三、四、五环路之外,大兴剧场、平谷影剧院常演好戏,可是老年戏迷去一趟太不容易了!多数剧场偏远,可能是老戏迷减少的原因之一。当然,这是发展中的问题,期待有更好的措施出台。
        回忆老吉祥,寄托新吉祥。希望在今后,有新的更多更好的建树!
作者:刘杰

标签: 京剧 刘杰

猜你喜欢

2023-01-01 18:58    来源:京剧艺术网
2022-12-27 10:54    来源:京剧艺术网
2022年11月19日上午,国家京剧院著名京剧打击乐演奏家王庆荣先生收徒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教师侯晓军拜师仪式在北京晋阳
2022-11-23 09:34    来源:京剧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