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张派新秀陶萍叫好——观陶萍的《武家坡》有感

2020-12-24 08:57来源:京剧艺术网阅读量:697


 
    2020年金秋十月,在国家京剧院纪念张君秋先生百年的演出中,优秀的张派青年演员陶萍献上了《武家坡》,以清亮动听的嗓音,紧贴人物内心的表演,获得了戏迷的喜爱,40多分钟内,剧场中掌声不断。
   王宝钏出场前的一声“有劳了”的帘后叫板,陶萍气韵神足地脱口而出,赢了一个碰头好,接下来的“邻居大嫂一声唤”,“站立在坡前用目看”的唱,讲求张派韵味,清丽悠扬,很对戏迷口味,引人侧耳倾听。
    这一折《红鬃烈马》中的重头戏已经传唱了N多年,众多流派名家均站立武家坡上一试莺喉。这早年被称为艺人抱着肚子唱,戏迷闭着眼晴听的戏码,随着人们审美水平的提高,只凭一副好嗓子已经不能满足观众需求,而表现出人物内心复杂的感受便对演员提出了新的要求。陶萍在中国戏曲学院学戏时,曾得到蔡英莲、王志怡、张晶、王晓燕等多位名师的指导,表演水平不断提高。在毕业演出中,我看过她在《红鬃烈马》剧中的不同场次里表演的王宝钏角色, 均注重了表现女主的内心世界, 如“算粮”时引平贵现于众人面前时的得意与畅快,“大登殿”时救父的果敢、与代战会面时的大度,雍容华贵形象之后的气派,均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这回又补上了“坡上”的一幕,更感觉到她将王宝钏独守寒窑十八年后突遇陌生军爷的警觉、继而责问、反感、抵制骚扰,对来人所言平贵遭遇的极度关切、惊愕等心态,恰如其分地表达出来,引人入戏,也树起了一位敢于维护自身权益的古代女性形象。
     我看她表演的四次“拂袖”,体现出不堪受辱的心态,在军爷所诉军营丢失军马,平贵受责时表现出的意切询问之心情接“哭头”,又听言丈夫将自己卖掉时的愤怒,“指着西凉高声骂”的唱段,接下的生旦对唱,除却饱耳福过听戏之瘾外,又表达出这一位独立自强的官二代女的性格,这样的王氏便不是清唱时的演员,而是剧中让人佩服的对丈夫又爱又恨,双重心态的王宝钏。我感到这段老戏,戏迷熟知剧情与人物命运,只有演员首先入戏,才能引导观众入戏,戏才好看好听。随着“急忙奔到那寒窑前”唱毕的一片叫好声,戏迷也忘记鼓了多少次掌,只遗憾未看到回窑后的表演,可能是时长的缘故吧。
     陶萍正当美好年华,嗓音好,在学张的基础上又学梅,唱起来刚柔并济,又加之聪颖好学,颇被观众看好,又很有人缘、戏缘,,虽然目前青年演员均面临着演出不多的困境,她在北京担任主演的机会也可数,但她骨子里坚韧的性格有助于自身的上进与发展。我和喜爱陶萍的戏迷希望这位靓丽的小姑娘在京剧国家队的环境中多学戏,多磨炼,也希望看到她的“别窑”,看到更多一些的张派戏,梅派戏,在表演艺术上步步登高。
作者:刘杰
标签: 京剧 陶萍 刘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