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 好角儿 张连祥

2020-07-31 18:33来源:高小丁阅读量:234


梨园行有句话:“十生九旦,一净难求。”发现一个花脸的好苗子实属难得。

 

撰文:盛华

▲张连祥 饰 廉颇
张连祥,1946年生于北京。1958年凭借着高亢洪亮的好嗓子,顺利考入中国戏曲学校。成为58班中受学校重点培养的尖子生。梨园行有句话:“十生九旦,一净难求。”发现一个花脸的好苗子实属难得。入校后,宋富亭、孙盛文二位净行前辈名师十分器重他。开蒙戏《刺王僚》是孙盛文先生亲授,首次化装演出是第一学期期末赴中南海怀仁堂,为刘少奇主席演唱。在校期间多次为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唱所学的剧目,深受大家的喜爱。

▲张连祥 饰 张飞
第二学期,在课堂上,张连祥向宋富亭先生学习了《锁五龙》,晚上宋先生为其加课教授《二进宫》,他领悟能力很强,很快学会,成为A组徐延昭,在校期间所学《铡美案》《遇皇后•打龙袍》等,是他常演的剧目,在京已经受到各界的好评。他演出的《打龙袍》,幕后一句“领旨”,便得到观众热烈的“碰头好。”可谓名符其实的“科里红“!有一次在戏校排演《铡美案》时,裘盛戎先生亲临现场,看后夸赞张连祥的唱、念、表演到位,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材料。张连祥不仅在铜锤花脸方面见长,武功课也非常刻苦。六十年代初,遇上“自然灾害”等困难,国家实行粮油定量供应,为保证文艺院校在校生的身体健康,国家制定了高于普通市民的粮食定量标准,而戏校学生又分文、武两档,武戏学生略高于文戏学生,张连祥虽在武戏组与学武生、武丑、武净的同学一样练功,却与文戏同学享受同等粮食定量,他从不计较。学校排演的很多武戏中都有他的身影,如《雁荡山》《恶虎村》《武文华》等,尤其是《四杰村》,他扮演鲍自安,要跟斗上场,他翻的跺子、蛮子,挺胸、背手,燕尾式双腿非常漂亮,获得满场彩。

▲张连祥 饰 座山雕
应该说张连祥在校期间,各项基础打得十分扎实,得益于老前辈们倾心相教,他们一致的信念是把自己的全部技艺都传授给学生,那种“恨铁不成钢”,爱护的批评,可以说是学生成长的鞭策和动力。张连祥在课上学习《醉打山门》《芦花荡》《钟馗嫁妹》等戏,得益于宋富亭、孙盛文先生细致入微的传授,《打严嵩》则是侯喜瑞先生亲授。课下,他刻苦压腿、拿顶,毯子功,把子功从不间断,由于有扎实的功底,台上能很自如地表演各种类型的架子花脸戏,《浔阳楼》中的刘唐、《逍遥津》《长坂坡》中的曹操更是得心应手。

▲张连祥 饰 马武
1964年,现代京剧全国观摩演出拉开了大幕,学校当然要紧跟形势,终止了传统戏教学。教师、学生从头学起。张连祥从学演《革命自有后来人》到后来《红灯记》中的反派角色——鸠山,经历了不同表演艺术风格的转换,他用心揣摩,在唱、念、表演,一个动作、一个表情、眼神的运用上,下了很多心思去研究,获得了台上的成功展示。值得一提的是他在《黛诺》中扮演勒丁,这个角色云南省京剧院由生行演员高一帆扮演。1965年,58班由班主任金桐老师任导演,他大胆地启用净行的张连祥担纲此角,这在唱、念、表演方面有个很大的创新,张连祥认真研读剧本,反复观摩,深入琢磨,终于成功塑造出一个崭新的勒丁。应该说没有扎实的传统戏功底,现代戏也不太可能演好。在校期间,张连祥扮演的南霸天(《红色娘子军》)、佟善田(《箭杆河边》)、何锡章(《四川白毛女》)等反派角色及《奇袭白虎团》中王团长等正面人物都很成功,充分地说明坚实基础的重要性。

▲张连祥 饰 曹操
张连祥是个朴实、厚道的大好人,在58班多次被同学们推举为班长,他从不“显山露水”,始终按孙盛文先生教诲的“夹着尾巴做人”的处事原则。1965年5月4日,在下乡巡回演出的河北易县良各庄易水河畔老君堂,由教导主任王弼萱、班主任陈守华介绍,讨论了他的入党问题。
中国戏校学习表演专业的学生学制为8年,从1958年入校到1966年,眼见毕业年限已到,按常规理应分赴到各个京剧院团开始人生新的开端,但是谁也料想不到,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58班学生在参加完河北易县的下乡巡演,回到学校,所见的是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学校陷入了一片自由主义的混乱之中,谁也不知道这种局面何时为止。有的同学怕生疏业务,每天练功,吊嗓子,但被批判为坚持修正主义路线,遭到大字报攻击。张连祥却默默地忍受着,坚持练功不辍。

▲张连祥 饰 牛皋
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插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老三届”纷纷抛家离舍,有的下农村,有的赴兵团。戏校的毕业生一部分到天津葛沽66军农场,一部分到张家口沙岭子66军农场,教学机构移至66军青光农场,都是接受解放军再教育的宗旨。张连祥由于在校期间已小有名气,1968年被直接选调到北京京剧团(京剧样板团)二队。有幸参加了裘盛戎先生创排的《杜鹃山》,参与研究唱腔,并到湘、鄂、赣等地体验生活,与裘先生朝夕相处,受益良多。在排练期间,为照顾裘先生身体,很多时候是由张连祥上场代排,在这段时间,受裘先生细致入微的指点和传授,可以说是张连祥艺术生涯中提高的关键期。在这个戏中,他担任反派角色“毒蛇胆”,后来《杜鹃山》虽改版,贺湘改为柯湘,乌豆改为雷刚,但裘先生留下的“大火熊熊照亮天”仍然脍炙人口,广为流传。在后来拍摄的现代京剧电影《杜鹃山》中,张连祥在影片中扮演罗成虎,很有影响。在北京京剧团期间,他曾与耿其昌等合演《智取威虎山》(张饰演座山雕)在政协礼堂连演十场,场场爆满,反响热烈。

▲张连祥 饰 鸠山
1976年,“四人帮”垮台,文革结束。1978年,当时在北京京剧团的中国戏校毕业生划归为中国京剧院一团。张连祥进入到一个新的艺术环境中,有幸得到袁世海先生的提携与亲传,他在袁先生身边担当秘书,袁先生排戏、吊嗓、演出,他都紧随身边,张连祥是细心精学的有心人,袁先生勾脸,他就在身边仔细观看,袁先生每一笔如何勾画,他都认真记下,加之先生边勾边讲,真传实授。袁先生上场,他端着备好的热茶在边幕认真观看。众所周知,袁先生十分注重对角色的刻画,同一个人物,每次演出却又有所创新,张连祥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并及时向先生请教当天演出的体会,袁先生就把自己从艺的宝贵经验和体会,毫不保留地讲给他,并嘱咐“演员不能千篇一律,百演一样,要不断出新。” 张连祥在《群•借•华》连演了三场曹操,得到了袁先生的肯定,并亲授了《淮河营》中的刘长。袁先生看过他演的《龙凤呈祥》的张飞,对他讲:“张飞在这个戏里,不同于单演《芦花荡》,那个戏是为了迎战周瑜,排兵布阵,节奏适中。而此剧张飞是奉命江边接驾,节奏要快,动作要大气。”
那一时期,文化部领导曾提出:“京剧院可以自由组团”的建议。于是由袁世海、杜近芳、张春华、高牧坤、陈真治、赵书成、张连祥等七人牵头组成近百人的京剧演出团体,赴各地演出了《霸王别姬》《群•借•华》《三盗令》等剧目,袁世海先生风趣地说:“咱们这叫七星聚义。”后来张学津同志加入,袁先生又风趣地说:“咱这改成八仙过海了!”这次组合演出剧目丰富了,年轻演员有了很多实践的机会,那时每演一场戏通常一个演员补助0.3元,组合以后每人每场的补助就达到了7.5元。

张连祥是个十分好学的人,很多花脸老演员都很喜欢他,在中国京剧院,苏维明先生手把手地传授给他《野猪林》的高俅,刘元汉先生把学习钱金福钱老的练功、演戏口诀逐句教给他,并一招一式的分解演示。景荣庆先生在艺术上也给予他教诲。所以,张连祥无论演什么角色都让人觉得耐看。如《打金砖》的马武,演出效果十分火爆,这是他多年细心琢磨、认真苦练、勇于实践的成果。局外人认为“ 松肩 挺胸 收腹 缩臀”这八个字很简单,殊不知要达到综合运用自如有多么难。在演出时常碰到这种情况,要放松就松懈,收紧就呆僵。京剧演员站在台上,让人看着顺眼是起码的要求。张连祥是个具有爆发力很强的演员,他一上台立即进入角色,从头至尾,都活动在角色人物的思想和行动之中,尤为可贵。


在中国京剧院,由袁世海先生主演的京剧《九江口》电视资料片中,胡兰就是张连祥扮演的。张连祥还随团赴香港演出,在《桃花村》中饰演周通,厉慧良先生演出的《长坂坡》中,张连祥饰演张飞。赴宝岛台湾演出《红灯记》,邀请方提出要原汁原味,一字不要改动,张连祥在剧中扮演的鸠山,广受赞誉。张连祥在组建的中国京剧院青年团(三团)任团长,其间与李岩合作《逍遥津》(饰曹操)、与张建国合演《将相和》(饰廉颇)、《失空斩》(饰马谡)、《满江红》(饰牛皋),张建国曾说:“连祥老师,我们合作很多年,我们过去出访演出经常一起住,他文武并重,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老师,人也特别好!”张连祥还负责为张火丁排演了《白蛇传》《江姐》,为管波等青年演员的《桃花村》中配演鲁智深,在新编京剧《北国红菇娘》中饰演宁满仓。后来张连祥调至国家京剧院一团,任团长、书记。他是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现在张连祥虽退休居家,但登门求艺者不断,他都倾心相教,继续在京剧花脸艺术上默默地奉献着。
撰文:盛华(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京剧脸谱绘制代表性传承人)
部分戏单由马煜提供

标签: 京剧 张连祥 盛华

猜你喜欢

新编现代京剧《李大钊》是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文旅局牵头主抓、北京京剧院创排,向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献礼的重点剧目
2020-08-05 08:00    来源:京剧艺术网
2020-08-02 19:14    来源:京剧艺术网
北京戏曲评论学会会长靳飞的学术观点——民国京剧,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它不仅改变了人们对京剧的认识,甚至可以说,这种影响
2020-08-02 09:04    来源:京剧艺术网
2020-07-31 16:18    来源:京剧艺术网
一个表演现代剧的京剧演员要根据剧本所提出的要求,安排许多切合人物、切合情景的形体动作。
2020-07-31 16:15    来源:京剧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