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孙岳老师的《四郎探母》

2020-05-25 09:00来源:于无声处阅读量:1058


今天是我国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孙岳先生,仙逝16周年纪念日

 

    今天是我国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孙岳先生,仙逝16周年纪念日,我真没有想到这位以宗谭学余著称的优秀艺术家会过早地离开我们,他的音容笑貌至今不断浮现在我的面前,我是他的粉丝,看过他大约四十多场戏,还听过他多次在剧场清唱和在电台留下的录音。其中我最喜欢的是他的两出戏:60年代由他首演的新编历史戏《满江红》,八十年代他经常演出的传统骨子老戏《四郎探母》。不久前我曾在这里发贴《我最喜欢的一出京剧新编戏》,详细说了我为什么喜欢《满江红》,今天我再回忆一下孙岳先生的《四郎探母》。
    孙岳先生的《四郎探母》可以说是我的最爱。八十年代恢复这出戏后,我曾经多次听过他的此戏:第一次是在1984年11月28日在人民剧场,在纪念梅兰芳诞辰90周年时,他和梅葆玖仅演出《坐宫》一折。我还记得那次他很早就告诉了我演出消息,要我在演出当晚到剧场传达室外等他,他送给我一张票。因为演出已经开始,我和孙老师没有多谈。但是那天他的嗓子并不理想,演出中还是哑了。这之前,我从没有意识过他的嗓子有何不顺,更不会想到日后他会因为喉疾去世。在这次演出前,我曾经表示非常希望看他全部的《四郎探母》。他说,实际上1984年夏天,京剧院就准备演这出戏了,但是因为这出戏当时非常有市场,所以把机会让给年轻人,先由戏曲学校实验剧团在展览馆剧场演了几场,他们以后再演。
    1985年春节,四团贴出他与杨春霞的两场戏《红鬃烈马》和《四郎探母》,我全买了票。但是演出前一天,他电话告诉我,他和杨春霞都感冒了,无法发音。电话里他边说边咳嗽,我请他别再讲了,赶快挂断了电话。在他心目中,觉得这实在对不起买了戏票的观众。我手握话筒,很被他的敬业精神所感动。到了这年夏天,他终于演出全部《四郎探母》了,但是不是和杨春霞,而是与张曼玲。
    我记得是在中和戏院,好象是7月初(友人记录是7月9日),天气非常热,是《红鬃烈马》和《四郎探母》两场戏,中间隔一天。我和年迈的父亲,先在开戏前给他道了谢,开戏后还用录音机做了些录音。那天剧场气氛十分活跃,觉得他唱得很带劲,我听得也特激动,因为在十年浩劫结束后,我这是第一次完整地听这出被禁止多年的戏,并且是我最崇拜的孙岳老师唱的,又是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的一出传统戏,心里乐开了花。因为那场我母亲没有去,所以后来到了当年的8月13日在吉祥我和父母及两位医生朋友,又听一次他们二位合作的这出戏,1986或者1987好象是在人民,我还听过一回。我感谢友人告诉我,从1957年4月16日的《四郎探母》开始,孙岳就是和张曼玲 一道演这出戏,文革后他们又连续合作多年,相当默契,他们俩的合作也是我看的最多的“对儿戏”。.
    再后来孙老师送给我一份和刘长瑜合拍的电影《坐宫》的录象带和一幅二人的剧照。1989年春节前夕,他们二位在北京市工人俱乐部,为供电局退休工人演出的全部《四郎探母》,令我久久不能忘记。我爱看他和刘长瑜合演的,尽管我仅看过这么一次他和刘长瑜的全部《四郎探母》,但是我非常喜欢。遗憾的是,我那时候还没有摄像机,也不会用照相机,所以竟然没有留下这次演出的剧照。
    我曾经希望看到他和杨秋玲或者刘秀荣合作的这出戏,但是始终没有。孙老师说,他还是在学校时,与刘秀荣合作过《坐宫》;至于杨秋玲,好象也就是《满江红》里演过这么一次夫妻,似乎没有他二人的“对儿戏”。90年代有一次我从报纸上的消息里(不是戏曲广告)知道,他在河北与温如华合作了一场《四郎探母》。其实这是我非常希望看的,可惜,我连录音都没有听着。
    这之前,还有一次,1988年4月17日中国京剧院四团在人民剧场演出折子戏,前面有刘琪的《盗仙草》刘琢瑜 陈俊 徐美玲的《铡美案》刁丽 宋小川 田冰的《断桥》。大轴《坐宫》是他和杨春霞的,效果也很好,我觉得这比他1991年3月21日在北京市工人俱乐部与杜近芳合作的《坐宫》精彩。
    我所听的他和杨春霞的另一次合作,是1993年1月16日农历腊月二十六,是我最后一次听他的《四郎探母》。这天我兴冲冲地去人民剧场买了退票,听下午场的单位包场戏,我是从报纸上广告才知道演员阵容的。哪知道开戏上来的是颜世琦。我原来以为颜世琦只唱中间“盗令过关”,没有想到孙岳老师从“见兄”才开始唱,而且明显的是感冒了。杨春霞只唱“坐宫”,后边是沙淑英。听完了戏,我并没有往日的喜悦,冥冥之中我感到很堵得慌。散戏后我去了后台,孙岳先生卸装去了,他夫人李韵秋老师告诉我孙岳先生感冒好几天了,嗓子吃力极了,今天多亏了小颜。我当时见她一个劲儿地向小颜道谢。我表示以后孙老师再唱此剧,我一定再听。哪知道,从那以后,别说《四郎探母》,就是《坐宫》,他也没有再唱。
    我后来才从网友的帖子里知道,1997年12月纪念谭鑫培的演出,应该是孙岳老师最后一次演出,那天长安大戏院演出《四郎探母》。于魁智和阎桂祥的《坐宫》,而往常孙岳老师继承谭富英先生的传统总唱的《见弟》却是辛宝达演的,我怀疑那时孙岳老师已经唱不了“导板”的“大吼一声如雷震”了。直到《见妻哭堂》才是他演的。网友说“可惜那天也是孙老嗓子不太在家”。可见他1998年就嗓子已经有病了。
    在我所有听过的《四郎探母》里,我觉得他发挥最好的是1990年3月13日在吉祥戏院与刁丽合作的那场《四郎探母》。那天不仅刁丽,其他青年演员和这么大的艺术家同台,都非常努力,而孙老师的嗓子也特别好,演出非常火暴,听了真是酣畅淋漓!可惜那天我的录音机没有弄好,从《见娘》才录下来,没有录下他那精彩的“叫小番”。现在想来,那醇厚的韵味,如今的舞台表演者,可是不多见了。还有他的扮相,给我的清新、儒雅、洒脱、飘逸的感觉,我在如今的老生艺术家身上,也很难见到。
    实在可惜了这么优秀的大艺术家!他走的太早了!
    今当他的忌日了,就以此作为对他永远的怀念吧!

猜你喜欢

国家京剧院联合全国共19家戏曲院团、院校,组派强大演出阵容,甄选剧目,将于9月30日至10月31日举办为期32天的“致祖
2020-09-25 12:51    来源:京剧艺术网
2020-09-19 20:29    来源:京剧艺术网
2020-09-15 12:28    来源:京剧艺术网
2020-09-13 13:19    来源:京剧艺术网